许从赟墓

求闻百科,共笔求闻
许从赟墓
许从赟墓东南角之壁画
山西省文物保护单位
所在山西省大同市南郊区
分类古墓葬
时代
编号3-38
登录1996年1月12日

许从赟墓,位于山西省大同市南郊区城西南7公里的新添堡村,1996年1月12日列入第三批山西省文物保护单位。许从赟墓发现于1984年10月,发现时顶部已经塌陷,墓受到损坏。大同市博物馆组织对墓进行了发掘。作为辽代早期上层官吏墓葬,许从赟墓对研究辽代历史和辽初民族融合具有重大价值,因而被视作重要考古发现。[1]

墓葬形制

许从赟墓为砖砌单室墓,仿木结构,坐北朝南,墓向188度,墓自南向北由墓道、墓门楼、甬道和墓室四部分组成。[2][3]

墓道坡度较大,有若干不规则的台阶。墓道南部较窄,自南向北渐渐加深、加宽。墓道水平长度7.8米,南部开口处宽1.32米,北部与甬道连接处宽1.98米、深6.3米。发掘时,墓道开口处距现代地层0.3米。[2]

门楼通高4.55米。墓门为拱形,砖砌,宽1.57米,高2.1米。门楼正面的建筑构件部分为涂红色或黑色的影作砖雕,部分直接用墨线双勾绘在墙上。立柱、包框、门簪、上槛为砖砌,涂有红色。门楣之上为两朵柱头铺作与一朵补间铺作。三朵斗栱均为六铺作单杪双下昂重栱计心造。柱头铺作的栌斗直接置于柱上,无普柏枋。补间铺作栌斗两边各绘有一只红色驼峰。斗栱之上,刻出替木、小连檐、飞椽、大连檐。檐头为花檐、板瓦、兽面纹瓦当。顶上砌有屋脊,瓦陇共计十行。墓门内有条砖砌成封门墙,呈人字形。[2]

甬道为砖砌拱形顶,长1.8米,宽1.5米,高2.1米。发掘时甬道北门的木料已糟朽。甬道北侧也有一道砖砌封门墙。甬道北连墓室。[2]

墓室,为圆形穹隆顶,底径4.9米,高5.2米,仿木结构,四壁有六根影作木柱,将壁画分为六个部分。墓室仿木的斗栱为单杪单昂单栱计心造。与墓门楼相同,墓室中,与现存唐代宋朝初年建筑的特征一致。[2]

出土器物

许从赟墓共出土22件器物,包括陶器铁器墓志等。陶器共3件,即彩绘堆花喇叭口形器、彩绘将军罐、长颈枭首壶,通高均超过一米。其它的出土文物有15件铁器、1件铜镜、1件残木俑等。许从赟墓的墓志盖中央刻有双凤,四周围绕着北斗七星九游九星图案,考古人员认为与许从赟的军人身份有关;最外圈为十二生肖。墓志共计1015字,详细记述了墓主人及其家人的生平;正史中对许从赟一家的记载只有《辽史》中“冬十一月,彰国军节度使萧敌烈太保许从赟二州捷”一句话。[2]

墓室壁画

许从赟墓墓室的四壁和顶部绘有壁画,壁画共分三层。穹顶上为上层壁画,绘有星宿图,发掘时已严重脱落。中层位于穹隆顶与四壁相接处,以红黑两色模仿了木构建筑的梁架、斗栱、替木等。四壁为下层壁画,六根影作立柱将四壁分为六部分,壁画主要的内容为人物。画中的侍女多着襦裙,体态丰腴,甚有风。画面上的男侍官则头戴襥头,身穿长袍,足登草鞋。

许从赟墓志拓片

保护

政府曾计划将许从赟墓逐步建成墓葬博物馆。[4]

参考资料

  1. 许从赟墓. 山西省文物局. [2012-10-05]. 
  2. 2.0 2.1 2.2 2.3 2.4 2.5 王银田; 解廷琦、周雪松. 山西大同市辽代军节度使许从赟夫妇壁画墓. 考古. 2005, (8). 
  3. 许从赟墓. 晋祠博物馆. [2018-03-17]. 
  4. 政协大同市委员会文史委员会,政协大同市委员会文史处 (编). 大同文史资料 第28辑 大同名胜专辑. : 119–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