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丰寺

求闻百科,共笔求闻
慧丰寺
藏文转写
国际音标
基本信息
位置 中国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巴彦塔拉镇
宗教藏传佛教
教派格鲁派
国家中国
建筑详情
建立者奇塔特
固伦端靖长公主
建立日期1680年
慧丰寺
内蒙古自治区文物保护单位
所在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
分类古建筑
时代
编号4-142
登录2006年9月4日

慧丰寺,原名“极乐集福寺”,蒙古语名为“乌云特古勒都尔苏木”,位于中国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巴彦塔拉镇,是一座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1]

该寺是哲里木盟知名寺庙之一。鼎盛时期有700余名喇嘛。该寺住持活佛转过七世。该庙是科尔沁左翼中旗格鲁派的发祥地。[1][2]

历史

创建

慧丰寺所在的巴音温都尔(又译“白音温都尔”)西里(蒙古语“坡”之意)的地势北高南低,南临希拉木伦河,北靠玻璃山。慧丰寺始建于清朝康熙十九年(1680年),是科尔沁左翼中旗多罗郡王即温都尔亲王领地内的格鲁派寺庙之一。该庙位于巴音温都尔,后来成为科尔沁左翼中旗玛拉沁苏木,今为科尔沁左翼中旗巴彦塔拉镇境内。[1][2]

清朝顺治四年(丁亥年,1647年),固伦端靖长公主下嫁科尔沁左翼中旗多罗郡王奇塔特顺治六年(1649年),在巴彦塔拉的多罗郡王府东侧五里,希拉木伦河北岸的大坨子上方,兴建了一座仅有三间屋子的佛殿,供奉固伦端靖长公主从清朝皇宫带来的释迦牟尼佛金像。该庙是后来慧丰寺的前身。[2]

公主出嫁时,自北京请来一位喇嘛。该喇嘛原为北京隆福寺的住持喇嘛,法号“那克卜昭德巴”(又译“纳克布昭德巴”)。该喇嘛来到科尔沁左翼中旗后的第二年便圆寂了。奇塔特郡王、固伦端靖长公主向内齐托音呼图克图求问该喇嘛灵体转生至何方,内齐托音活佛称,顺治七年岁次庚寅,将降生于本旗。为迎接该喇嘛的转世灵童,郡王和公主准备在博克图尔吉山以南的多罗郡王府附近兴建寺庙。一天夜里,公主梦见在巴音温都尔地方,日月齐落入水池中,遂求问内齐托音活佛,内齐托音活佛答称,若在那里建庙,本旗佛事必然兴旺。故于康熙十九年(1680年)在那里兴建了极乐集福寺,并把已转世的喇嘛请入庙中担任住持。[1][2]

此地位于原来的三间佛殿的东南方,巴音温都尔高坡上。最初建成的极乐集福庙建筑为纲散殿,是藏式二层佛殿,公主还将金佛迁移到纲散殿。随后,又在纲散殿大门处兴建了天王殿,在紧邻纲散殿之处兴建苏克勤殿,苏克勤殿的屋顶为二波纹状,有四十丈高。这次大规模建设大约在康熙十九年(1680年)。朝廷命名该庙为“极乐集福寺”,俗称“阿贵图召”。[2]

第一至五代住持喇嘛与寺院扩建

最早从北京隆福寺请来的喇嘛纳克布昭德巴,精通吉图布经文。后来慧丰寺便以精通吉图布经文著称。固伦端靖长公主赐给纳克布昭德巴一户韩姓属民,此后这户世代侍奉该寺的住持大喇嘛,负责寝食。[2]

纳克布昭德巴圆寂后,固伦端靖长公主赴北京求问,经章嘉活佛认定,多罗郡王奇塔特的一位后裔成为该寺第一代住持大喇嘛。[2]

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该庙第一代住持大喇嘛圆寂。该喇嘛的转世灵童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找到并迎请至该寺,雍正六年(1728年)圆寂。该喇嘛的转世灵童于雍正八年(1730年)找到并迎请至该寺,乾隆九年(1744年)圆寂。该喇嘛的转世灵童于乾隆十一年(1746年)找到并迎请至该寺,这位第四代住持大喇嘛住持该寺后,开始将本寺所有蒙古文经书全部译成藏文嘉庆十三年(1808年)圆寂。[1][2]

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多罗郡王奇塔特之孙班第迎娶康熙帝养女固伦纯禧公主(为康熙帝之弟恭亲王常宁之女,科尔沁左翼中旗人俗称其为“姑娘公主”)时,为了供奉固伦纯禧公主带来的又一尊纯金佛像,在极乐集福寺以东一里的地坡上新建了一座庙宇,取名“集福法轮寺”,此寺一切事务由极乐集福寺大喇嘛管理。当地人根据地理位置,分别称两寺为“东寺”(集福法轮寺)和“西寺”(极乐集福寺),东寺(集福法轮寺)为多罗郡王的家庙,西寺(极乐集福寺)为多罗郡王的王庙。[2]

嘉庆十三年(1808年),经哲里木盟协办盟务第八代温都尔王栋默特奏请清朝朝廷祈求寺名。嘉庆帝批准极乐集福庙更名,并且御赐寺名为“慧丰寺”,赐满蒙汉藏四体文金字“慧丰寺”匾额,同时还准给嘉谱度牒。从此,该庙每年举办两次万寿经会。[1][2]

为了寻找第四代住持喇嘛的转世灵童,该庙喇嘛赴西藏达赖求问。达赖称,“灵童已于乙巳年在慧丰寺东南方向转世。”乙巳年即嘉庆十四年(1809年)。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经诺彦呼图克图指明,慧丰寺从科尔沁左翼后旗布敦哈日根苏木苏布海哎勒,将八岁的转世灵童迎请回了慧丰寺,成为第五代住持喇嘛。嘉庆二十二年(1817年),送至哲里木盟札萨克图旗(今科尔沁右翼前旗梵通寺(即葛根庙),拜诺彦葛根为师,学习佛经。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该喇嘛在梵通寺学经20年之后回到慧丰寺,在苏克勤殿西侧新建了拉桑殿(密宗殿),请来了土默特左旗瑞应寺住持大喇嘛阿拉坦西埒图葛根讲解佛经禅宗。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又在东庙兴建了一座拉桑殿。咸丰元年(1851年)圆寂。[1][2]

第六代住持喇嘛

咸丰元年(1851年),该庙施主、御前行走亲王衔多罗郡王济克默特朗布率大喇嘛、德木齐执事及弟子数人,赴西藏求达赖、班禅指点。达赖、班禅称,该喇嘛转世将在慧丰寺南方出现。回到慧丰寺后,经内齐托音呼图克图指明,认定本旗额驸台吉齐穆特多博敦多罗格(又译“齐穆德多布敦德勒格”)第二子、赏戴花翎三等台吉葛文普尔徕(又译“格温普日赉”)之第六子业喜鄂德囊(又译“业喜鄂都囊”,为俗名)为转世灵童。同治二年五月初二日(1863年),将5岁的该转世灵童迎请回慧丰寺出家。次年,该灵童被送往梵通寺诺彦呼图克图为师,学经3年,后在14岁赴西藏学经12年,25岁时获班禅赐予“额尔德尼绰尔吉堪布”名号,26岁回到科尔沁右翼前旗,在慧丰寺例定帕尔勤经会。该寺这位第六代住持喇嘛花了五年时间将慧丰寺的拉桑殿扩建为81间大殿,光绪十六年(1890年)铸造了一尊两丈高镀金弥勒佛,供奉在拉桑殿后面的弥勒殿内的莲花座上。民国四年(1915年),六世住持大喇嘛又将东庙的讲经殿扩建为81间大殿。[2]

修建东庙、西庙两座81间的大殿期间,有位名叫罗布桑众乃的喇嘛常年苦行化缘,为寺庙扩建贡献极大,故该寺在葛根楼门房东侧特为其兴建了三间瓦房,供其居住。[2]

第六代住持大喇嘛多次被清朝朝廷和中华民国北洋政府表彰,并赐予法号、徽号。民国八年(1919年),为褒奖这位住持大喇嘛勤勉向佛,第十代多罗郡王纳兰格埒勒奏请旗扎萨克王爷那木济勒色楞,以旗扎萨克的名义修缮了慧丰寺各个大殿。其中,苏克勤殿向南扩建一间,屋顶遂成为三波纹状。此外,增建了钟楼、鼓楼、浩日老殿等建筑,苏克勤殿前院以水泥铺建了跳查玛舞用的大圆场,在寺庙的外围的东、西、北方向分别新建了7座母祭坛小殿(三个方向共计21座),每座殿内供奉一尊石制浮雕度母像,度母像前平放有高桌,供祭祀用。自此,慧丰寺面积增加近一倍,周长达到五华里。[2]

民国九年(1927年),第六世住持大喇嘛66岁时,达尔罕亲王那木济勒色楞号召全旗民众称其为葛根活佛。后来,末代多罗郡王杨森扎布还到北京贿赂袁世凯,为葛根活佛请到了“额尔德尼堪布诺们汗”的称号。自此,该寺的转世住持喇嘛才正式成为活佛。同年,第六世住持大喇嘛被委任为管理全旗各庙的固山达喇嘛(又译“霍顺大喇嘛”)。由此慧丰寺成为科尔沁左翼中旗的旗庙和宗教中心。鼎盛时期该寺有700多名喇嘛。[1][2]

民国十六年(1927年)农历五月十四日,为迎接九世班禅到东蒙古地区至慧丰寺宣化放经,慧丰寺将原葛根活佛的寝室扩建为汉式二层小楼。九世班禅于同年抵达慧丰寺后,在此居住了113天。[1][2]

这一时期,慧丰寺已经拥有了几处圈养院,分别圈养台吉、信徒奉献或者放生的梅花鹿丹顶鹤黄羊狍子等。该寺印有特殊符号烙印的牛、羊五畜超过千头。该寺当时较为富有。[2]

伪满洲国康德四年(1937年)时,慧丰寺有230多名喇嘛。[2]

毁灭

慧丰寺活佛共转七世。其中三位活佛的遗体(干尸)供奉在东庙舍利殿内,两位活佛死于瘟疫,经火化后供奉在天王殿外所立的砖塔中,一位的遗体不知下落。最后一位活佛葛根转世于今巴彦塔拉镇东马拉沁老李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该活佛还俗,随喇嘛医生学医术。[2]

解放战争期间,慧丰寺和科尔沁左翼中旗的各庙一样,因受战乱影响而逐渐衰败。1947年8月,国军第八十八师260团自卧虎屯车站进攻巴彦塔拉地区时,得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伤员在慧丰寺,便朝慧丰寺方向发射3发炮弹。此时,乌云巴根等3名伤员早已被转移至苏根营子村北部坨岗的森林中。此次炮击中,其中一发炮弹击中了慧丰寺拉桑殿西南墙角,弹洞的裂纹延伸至拉桑殿屋顶。后来裂纹逐渐扩大,最终在1962年7月的一次大雨中,拉桑殿西南角倒塌。此次炮击是慧丰寺首次被毁。[2]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土地改革中,对慧丰寺部分有钱、民愤大的喇嘛进行清算。当时,内蒙古骑兵二师十一团的几个连进驻慧丰寺,清缴封建私产,将收缴的牛羊、粮款送往四平前线,为辽沈战役胜利作出了贡献。土地改革后期,慧丰寺的喇嘛全部被强行逐出慧丰寺,勒令还俗,寺内历代收藏的佛经、字画、法器、神像等被焚毁,寺内的飞柜子、容器、佛座等全部分给了翻身贫民。但慧丰寺的建筑等不动产仍完整保留下来。[2]

1948年冬的一日,慧丰寺纲散殿起火坍塌。当时,纲散殿大门被50斤重的铁索锁住,其内无人居住,故火情发现较晚,未能及时扑救。慧丰寺的几位看庙人当即报告巴彦塔拉区人民政府,区政府派梁纳仁朝克图、昭德巴等工作人员到火灾现场进行勘察,未找到线索。此案遂成悬案。现在,紧临纲散殿的苏克勤殿的后面立柱的上半部,仍有被大火烧焦的痕迹。[2]

1949年春,巴彦塔拉区几位领导为保护慧丰寺的建筑,决定将特特格哎勒(慧丰寺属民常年居住形成的自然村)、西查干敖日哎勒的村民集中迁居到慧丰寺内原来喇嘛们居住的膳房、厢房。消息传出后,特特格哎勒的几户无住房的贫民迅速占据了慧丰寺东厢房,并自行拆毁了韩东哈穆孙殿以及两间藏式仓房,将拆下的建材拉到郑家屯换粮食、布匹等等日用品。[2]

内蒙古骑兵二师十一团撤离慧丰寺之后,巴彦塔拉中学迁入慧丰寺。1956年,科尔沁左翼中旗人民政府从巴彦塔拉迁至衙门台(今科尔沁左翼中旗人民政府所在地保康镇)后,巴彦塔拉中学迁回巴彦塔拉王爷府,慧丰寺被交还给玛拉沁苏木。[2]

玛拉沁苏木成立初期,苏木政府在慧丰寺内的葛根楼办公。玛拉沁小学从西玛拉沁苏木迁入慧丰寺,后来还扩建为完全小学。[2]

大跃进时期,玛拉沁苏木人民政府在慧丰寺的庙仓内办公,苏克勤殿、拉桑殿被划给红塔合作社,后来在苏克勤殿设立了玛拉沁苏木直属供销社。期间,虽各单位不断迁入迁出慧丰寺,但慧丰寺的房产并未受大损失。[2]

1967年,在“文化大革命”中,玛拉沁苏木武装部一名干事下令拆毁了慧丰寺拉桑殿、浩日老殿、多尔吉哈穆孙殿等许多建筑,用拆下的砖瓦、檩木兴建了公社的办公场所。葛根楼因内有学校而免遭拆毁,但葛根楼年久失修,不久二层便自动坍塌,一层直到1972年还基本完好。后来,玛拉沁苏木供销社将慧丰寺大门处的天王殿改为盐仓,1974年又将该殿拆毁。[1][2]

1968年冬,嘉庆帝御题的满蒙汉藏四体“慧丰寺”金字匾额,被玛拉沁供销社的两名职工从苏克勤殿正门上方摘下后焚毁。1996年,供销社解体,慧丰寺的苏克勤殿成了无主建筑,该殿的门窗等顷刻间便遭村民哄抢。[2]

如今,慧丰寺的建筑中只余一座苏克勤殿,门窗皆无,接近坍塌。[2]

建筑

慧丰寺被毁前,主要建筑有:[2]

  • 天王殿:位于寺院南端,两侧接有寺院的南院墙。殿外有一对石狮。
  • 浩日老殿:位于天王殿以东,寺院南院墙外,其东墙和寺院东院墙在一条线上。
  • 查玛场:圆形。位于天王殿正北,为跳查玛舞的场所。
  • 钟楼、鼓楼:位于查玛场东西两侧,东为鼓楼,西为钟楼。
  • 苏克勤殿:位于查玛场正北。
  • 纲散殿:位于苏克勤殿正北,紧邻苏克勤殿。
  • 韩东哈穆孙殿:位于浩日老殿以北,鼓楼东北,寺院东墙以内,坐东朝西。
  • 多尔吉哈穆孙殿:位于钟楼以西,坐西朝东,西侧紧靠寺院西墙。
  • 拉桑殿:位于苏克勤殿以西,多尔吉哈穆孙殿和钟楼以北,坐北朝南。
  • 弥勒殿;位于拉桑殿正北,紧靠拉桑殿。
  • 仓房:位于弥勒殿以北偏东。
  • 舍利殿:位于多尔吉哈穆孙殿以西,寺院西院墙以外。
  • 伙房:位于舍利殿以北。
  • 仓库:位于伙房以北偏西,紧接着伙房。
  • 膳房:位于仓库以北,紧接着仓库。
  • 葛根楼:位于膳房以北,自成一院落,有院墙。该院东墙即寺院的西院墙。
  • 祭坛小殿:21座,寺院外围东、西、北三面各7座。内供度母像。

参考文献